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女友婷婷
女友婷婷

女友婷婷

夜已降临,窗外的天空星光点点。我无聊地躺在床上孤影形单,点燃一根香烟,望着那虚无飘渺的烟雾在房间游走,我的思绪也被带到遥远的记忆中……一九九七年八月九日晚,天空以经暗了下来,空气却依旧闷热,辛勤劳作一天的人们还是没有休息的想法。马路上人车如织、喧哗吵闹、华灯初现的夜街给这座城市增添一道绚丽的色彩……市府广场上,宽大的巨型屏幕上还在播放着香港回归的盛大场景。独自一人的我漫无目地的闲逛在这城市的体闲中心。广场上老人在散步、孩童在嬉闹、不时一对对甜蜜情侣依偎着的身影跳进我的眸。

  望着他们开心的笑容,想像着他们恩爱的镜头。我的心感觉到阵痛,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是对我最直白的写照。唉!一个我深爱的女孩离开我以经整整一月有余,而我仍然无法释怀,无法割舍那段感情,无法忘却那曾经属于我的美丽的容颜、温柔的唇,诱惑的腰肢…一阵电话铃声打断我的思绪,接了电话耳边传来喧哗的声音。

  “老鬼在干吗?”

  “没事,我在闲逛。”是胖子,我的死党,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可能是我走入社会比他们早几年吧,较比他们多些经验,所以他们都叫我老鬼。

  “快过来,我在布兰迪KTV唱歌,呵、好多美女啊,那几个流氓都在啊!

  你再晚都被他们抢没了。“

  “好、等我吧!马上到。”

  胖子口里的几个流氓都是我的好朋友,由于大家的家境都比较富裕、我们又臭味相投,所以走的比较近。时间长了也就成了好朋友,大家都在享受着父辈提供的果实,几个二十三四岁的无为青年一天天的爱好无非是寻花问柳,打架斗殴而己。

  开着自己的那台白色丰田珂罗娜2。0,我很快就到了布兰迪KTV。在当年这是省城名噪一时的场所,是很多年青人喜欢的地方,里面装修豪华更兼离大学校区比较近,时常能遇到一些风华正茂的所谓良家妇女,更使我们蜂拥而至,成了这里的常客。

  停好了车,门童热情地把我领了对去。在大厅我看见那几个狐朋狗友和几个女孩在靠里面的沙发上正在猜拳,几个人兴意浓浓。过去和大家打着招呼,我找了空位坐了下来。虽说是几乎天天见面,还是免不了和大家嘘寒问暧,又有美女在旁少不了互相臭屁几句。

  我和几个好友打完招呼后以大汗淋漓,又叫嚷着,让服务员将空调开大了许多。

  突然,对面的一个女孩伸出纤纤玉手朝我递过来几张纸巾,柔柔地说:“给你、擦擦汗。”

  刚才就忙着和几个色友打招呼,没有仔细看几位美女,我这抬头一看递我纸巾的女孩不竟呆了。哇、人间极品呀!长长的黑发,弯月般的睫毛,黑亮的眼眸下秀挺的鼻梁,在配上带着笑意的薄唇……天生一副美人相。

  我的身体一阵燥热,竟忘了伸手去拿纸巾,那个女孩有些羞涩,又举了举手说:“给你呀!看我干什么,又不能擦汗。”

  大家哄然大笑,我也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笑着说了声:“谢谢”。

  就这样,在一场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聚会,我们认识了。她叫婷婷,是一所大学的学生。但她家境不好,一个来自小县城的女孩。为了完成学业,还偶尔的客串模特去演出。

  那一夜有婷婷的存在,我很开心。喝了很多酒,睡得也很香。竟然忘记了以前的女友,梦中都是婷婷的身影。在不经意间这个美丽的女孩已走进我的心扉。

  看来,忘记一段刻骨铭心的爱,对我来说竟然那么容易。

  可能前女友对我来说,所谓的伤心并不是因为她已不爱我,而是因为以我的个性并不想接受被一个女人抛弃的现实吧,所以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而又遇到让我喜欢的女人,以前的也就能轻易地放弃了。

  在这以后的好多年,我和很多女人玩过热恋、分手,分手、热恋的游戏。但也没有第一次失恋的那种心如刀割的感觉,我能很好地掌控自己的心态。在失去时,能让自己很快的投入到另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当中…原来,我也不是一个好人。

  第二天下午,我迷迷迷糊地从床上爬了起来。点燃一根烟,脑海里浮动的都是婷婷的影子,她的一切在感染着我。突然我想到了一个细节,就是互相留电话时,我看到她拿的竟是最新的一款摩托罗拉3O8C彩色手机。那款手机,在当时就算我们这所谓的公子哥拿着也会沾沾自喜,它有时都能成为泡马子的一种工具。而婷婷连学费都要自己去挣的,她应该没有拥有手机的资本。

  奇怪,一个大大的疑问在我脑海里形成。也许是因为爱情的盲目吧!我没有再仔细地分析,而是匆匆地拨响了婷婷的手机……“梦情”夜总会在省城一家五星级宾馆的六楼,这里我都不曾光顾,绝对是有钱人的乐园。而我这个靠父母喂养的无志青年对“梦情”也是能停留在听说的份上,可是现在我和婷婷正在“梦情”夜总会靠进前排,最低消费也在四百元的桌子上安然就坐。

  为了追到这个让我魂牵梦绕的女孩我不惜血本。婷婷能接受我的邀请使我有些受宠若惊,换上最靓的行头,把自己装饰的都有些“花枝招展”了。看看对面美如天仙的美女,在扫描周围那些优雅男土,在他们近乎于色的眼里,我读到的不是妒忌,就是羡慕。

  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油然而生。而我对面的女皇并不发表什么言论,只是善解人意地对我报以微笑,那桃花面容更让我如痴如醉、配以几杯白兰地洋酒,我几乎不能自持。话总得要说,正在我绞尽脑汁准备怎样获取美人芳心的时候,她开口了。

  “你怎么叫老鬼呢?好好玩的名字。”

  “呵、都是那些朋友瞎叫。”

  “那你说我应该叫什么?”我顺势把话接了过来。

  “叫、叫……看你高高大大的,就叫…叫宝宝熊吧!”她开心地和我开着玩笑。

  “好啊!那我叫你熊宝宝吧!”我也不失时机的回应着“讨厌了,我才一百斤,怎么是熊,再说人家也不是你宝宝了……”

  她好象很害羞地低下头,一副可人的形像。要命啊,我心跳又在加速了……互相开着玩笑,我感觉她不但不排斥我,相反还好象很喜欢我。于是我也真正的放松了自己,全身心的投入到两人世界里。

  时间飞快,夜总会的节目以表演结束了。客人也陆续地离开,在我这几个小时的进攻下,婷婷已和我成为一对好友。

  带着恋恋不舍的心情,我们离开了夜总会。在出门的一瞬间,我拉住了她的手。婷婷并没有反抗,而是自然地随着我走向电梯。夜总会刚刚散场出来的人很多,电梯里很拥挤。大好机会,我用手轻轻地拥住她的腰肢。她的头自然地靠在我的肩膀上,宛如一对情侣。

  可恨的电梯,在我正在享受这幸福时光的时候停了下来。从六楼到一楼是个很近的距离,这种豪华电梯的速度应该很快。可是对我却恍如隔世,因为我以感到婷婷对我以芳心暗许了。

  顺着婷婷的指引,我的车停在了万家小区的外面,这是个高档小区,我有几个朋友就住在这里。

  “奇怪,你不住校怎么住这里?”我疑惑地问婷婷。

  “这是我亲戚的房子,人在外地,我暂住的。”

  啊,原来如此呀!我心里的石头落了地。

  “熊宝宝,再陪我说说话好吗?”我有些依依不舍。

  “好啊!反正我明天也没课,多陪陪你也好啊!”

  婷婷的话让我暗暗窃喜,在车里婷婷讲着她童年的趣事和校园的生活。大学对我来说好象永远是可望而又不可及的,我听得津津有味。两个人谈得很开心,时间很快就流走。我们倦在车里很累,又舍不得分开,于是我想了一个办法,把车座的靠被放倒,这样两个人都可以躺下来互相面对面的说话。

  外面的灯光透进车里照在美人的脸颊上,使她显得更生动。我望着那触手可及的面容,出气如兰的唇,以及从婷婷身上传来的阵阵芳香。我的下腹有股热气在游走,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阳具在发生着变化。我停止了谈话,双眼如火般叮着婷婷的脸,而她也在目不转睛的和我对视。

  我从她明亮的黑眸中读出了某种诱惑或是暗示。我抬起头看着婷婷,突然把我的唇压在婷婷的唇上。她有些抗拒地偏了头,但躲得很慢,绝不是反抗。我胆子更大了,双手扶住她的头,嘴唇用力地含住婷婷的唇,用舌头顶开她并不紧闭的牙齿,搜索着婷婷温暖柔软的舌。

  她的嘴里有股清香的水果味,使我更贪婪的吸吮着她的唾液,并将我的唾液交送给她。在我的亲吻下,婷婷也放松了,开始回应我。和我做着唾液与唾液的交流。她的头也不用我的手把持,我将右手伸进了婷婷的内衣里,在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后背和腰肢,而不敢往上或下做更大的动做,就这样亲吻,抚摸着。

  慢慢地,婷婷的嘴里发出阵阵呻吟,声很小,她的手也在抓紧我的身体。我慢慢地把手伸进她的胸衣,有力地握住她高耸的乳房。

  她的胸很大,乳头却很小,一粒小小豆在我右手的刺激下以变硬而挺立。婷婷发出了更大声的呻吟,并且不连贯的在说着。

  “宝、宝宝熊,我热,我、我……”

  听着她甜美的呻吟,我的手更加的卖力,右手在不停地拨弄着那对豪乳,左手也伸进的婷婷的裙底。她的内裤己经渗出了爱液将裤底浸湿,隔着内裤我抚摸着美人的肉缝。竟能感到里面不断地有液体流出。我把手伸进了婷婷美丽的桃花洞慢慢地抽插着。她有些迷乱地蹬着双腿,小腹在一阵阵抽搐,突然她抓住我的手而不让我继续动做。

  嘴里含糊地说着:“不可以、宝宝熊、在这里不可以。去、去我家、好、好吗?”

  哈!天降艳福我岂有不去之理。

  在忙乱着收拾现场以后,马上和婷婷向她家走去……婷婷住在二楼,进了门里面的装饰着实吓了我一跳,可以用奢侈来形容。房间虽然不大,但家电俱全,50寸的东芝背投明恍恍地置于客厅。

  “乖乖地,我老爸也不过43寸的……”

  这家的主人也是万贯家财呀!!!看来婷婷有个好亲戚。

  正事要紧,没用多想我就把婷婷连拥带抱地带进里屋,一张很大的床。我们在床上翻滚着热烈地亲吻着,我的手不安份地上下乱摸着。俩个人的欲火又降临了……床头的灯有些灰暗的发出淡淡的粉光,整个房间充满粉红色的感觉。空调开的不大,房间有些热,更充满了淫欲的味道。

  婷婷和我在激情地吻着对方,我脱掉了她的上衣和胸衣,头埋在那对坚挺的乳峰上不停地吸吮,婷婷的乳头好象比刚才大了许多,在灯光照曜下像是透明的粉红色小豆豆。

  我把手伸进了她的下体,里面以洪水泛滥了。想不到她反应竞这么大,真是尤物啊!又脱了她的裙和内裤,婷婷以经和我赤裸相见了,我也停止了动作来欣赏我心中的女神。

  婷婷害羞地闭上了双眼,潮红的脸微微渗出少许汗珠,雪白的长颈下是两座高耸的雪山。平坦的小腹有规律的起伏,柔轻而乌黑的阴毛卷曲的贴在身体上,下面就是迷人的桃花洞。微开的粉红色肉洞上沾满透明的液体,两条修长的大腿呈现在我面前。

  这美丽的春光让我一览无余,而我的阳具早以勃起。我快速的脱光自己,阳具骄傲地抬起头在跃跃欲试。我抬起婷婷的腿把她分开,肉缝也随着开得更大,似有些微张微合地在动,好像期待着我的进入。

  我对婷婷温柔地说:“亲爱的熊宝宝,我要进去了。”

  婷婷没有回答我,只是鼓励地点下头。她的手用力地抓住了我的左手,我跪了下来,右手扶着自己的阳具,对准婷婷的桃花洞,温柔地插了进去,正如我所料,她不是处女。进去得毫不费力,但可能是我的阳具生得大又或是许久没有发泄,而使我阳具坚硬如铁的缘故吧,婷婷还是哼了一声,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我急忙停下动作,关心的问:“宝宝痛吗?”

  婷婷点点头轻说:“有一点,没事的。”

  看着她娇羞的样子,善解人意的回答更激起我的万丈雄心,我开始轻轻地抽插。每一次都快要到花心时就抽回再慢慢地抽入。这样过了几分钟后,能明显的感到婷婷放松了,屁股在上下动作来迎合我的抽插。修长的两腿棹住我的臀,在我阳具的动作下她的爱液在不断流出,使我感到加倍的润滑,动作也开始加快,我自己心里数着数l、2、3……到9时全身用力使劲一击真挺她的花心。

  婷婷也大叫一声,整个身子都弓起。她好像也在查数,每当我心里数到8时她就会用手紧紧地抓住我,身体后弓来迎合我来完成那到底的一击,慢慢地她变得疯狂起来……以不能配合我的九浅一深了,而是我每一次抽插她都一阵抽搐。

  嘴里也发出欢愉的呻吟。向是在迎接高潮的来临。

  我也不再控制自己,每一次都深深见底,明显地感觉到婷婷花心的存在。并且能品味到她的肉洞紧紧地包容着我的阳具,在不规律地搐动着,我更卖力地加快动作,快速的做着活塞运动。

  突然,婷婷的双手紧紧地抓住我,长长的指甲扎进了肉里。嘴里发出像哭的叫声,我感到龟头一热,一股阴精从婷婷体内喷出。伴随着婷婷的高潮我也闷哼一声,无数精子喷射而去灌满了婷婷的阴道……两个人终于停了下来,我躺在床上,婷婷小鸟依人般趴在我怀里。我左手拥着婷婷,右手拿了一根烟。

  无意中抬头一看……我惊呆了,在我对面的墙上挂着一幅巨大的照片,一个大约四十多岁的男人亲热地拥着婷婷,而婷婷也露出甜蜜的微笑。而且那男人微笑的眼睛竟似在牢牢地盯着我,盯着我和婷婷赤裸的身体,我不由地感到阵阵发毛……(中 部)

  婷感觉到我的变化,她的脸白了好多。一双美丽的黑眸也潮湿了,还没等我问什么婷婷先开了口:“宝宝熊,我把整件事情的经过告诉你好吗?”

  看见她充满乞盼的眼神,我把准备质问她的话生生压进肚里。

  “好,你说吧!”

  婷婷看着我阴深的脸,慢慢地道出了一个弱女子的悲哀生活……*** *** *** ***婷婷的老家叫做凤凰山,一个美丽但穷苦的山城。父亲死得早,婷婷和母亲相偎为命。艰苦的生活使婷婷很自力,她拼命地学习,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变以后的生活。

  终于在自己的拼搏下拿到了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就在亲朋好友奔走相告,山里终于飞出凤凰时,一个不幸的事情发生了,婷婷的老母亲病倒了。家里唯一的顶梁柱倒了下来,对于一涉世不深的弱女子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本来家里的钱就少得可怜,婷婷上学的资金都是东拼西凑而来。现在母亲病了,这些钱连救命可能都不够,别说在上学了。就在婷婷焦急彷徨时,老天又给婷婷带来了好消息。省城和凤凰山搞了个“心连心献爱心的活动”,很多因为穷而上学无门的穷孩子和省城的一些领导、企业家聚在一起。

  在这次聚会里,省城的一位王姓叔叔拿出一部分钱来资助婷婷上学。本来这是这次活动的主题,让婷婷感到意外的是王叔叔不但资助她上学,又拿钱把婷婷母亲的病给治愈了。怀着感恩戴德的心情,婷婷来到了她梦寐以求的学府……在王叔叔的帮助下婷婷一切都很顺利,大学里那种新鲜的生活让婷婷感到前所未有的快乐,加上婷婷的美丽、乘巧,使她很快融入到这全新的生活之中。唯一让她不安的就是王叔叔对她的态度。王叔叔总能找出很多理由单独和婷婷在一起,本着对王叔叔感恩、尊重的态度,婷婷倒是没觉得什么。可是王叔叔却越来越放肆,不但老说一些暖味的话题,偶尔还对婷婷动手动脚……不幸的事终于发生了,当婷婷喝下一杯王叔叔倒的饮料后便人事不醒,她醒后自己已是赤身裸体的和王叔叔躺在一起。婷婷最宝贵的童贞被那个道貌傲然的老家伙夺走了。面对和自己父亲相仿的王叔叔,婷婷没有哭也没有闹。一切都是命,她觉得自己很可怜,但看到王叔叔笨拙地在她身上起伏时,婷婷感觉他更可怜,一切都是圈套,是这个伪君子的计谋。

  可是婷婷不恨他,也谈不上喜欢。对这个给她第二次生命又掠夺了她整个身体的男人婷婷已经麻木了,她只有放纵自己、过着行尸走肉的生活。在享受生活享受快乐的同时,也在耗费自己的青春……*** *** *** ***

  “那我呢?我只是你报复那个老家伙的棋子,或是你欢娱的工具?”我愤怒地打断婷婷的倾诉。

  “不是、不是的,我第一次看见你就喜欢上你了,我是真的喜欢你。”

  “宝宝熊,不管你相信不相信,你真是我生命中第二个男人啊!”

  婷婷眼中带泪,脸上却带一抹羞涩的红晕在焦急地辨解,看着她娇柔的脸甚是好看……而我却一点同情的感觉也没有,什么圣女贞德、什么玛丽莲娜。梦露……这些准备献给婷婷的赞美之词,让它统统见鬼去吧!

  “笫二个男人!他妈的,我岂不是老二?”

  “老子自问混社会也不短,自以为找了个纯情玉女,却是别人的情妇!”

  她的种种表现我应早就猜到,被她的美貌蒙昏了眼。自己骗自己她是块宝,还不是……“唉,天下乌鸦一般黑。”

  一种被骗的感觉在我心中膨胀,当时年轻冲动的我看着婷婷那柔弱的身体没有一丝怜悯……当时的我可以说要风有风、要雨有雨,上有父母罩着、下有一帮兄弟。使我不知天高地厚,老爸“人间正路是沧桑”的良言苦口对我来说,只不过是过眼云烟。可现在却接连忍受失去女朋友、又迎来自己喜欢女人却是别人情妇的苦果,使我懊恼万分。

  原来婷婷对我来说完全没有不弃不离的感觉,只是她性感的女体和我要超人一等的所谓自尊心在作怪。看着我的面前赤裸的女人,我的心里充斥着报复的感觉。

  “哼!我要在那个老家伙面前奸死你。”

  我抬头看看那个什么王叔叔的照片,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在一种猥亵的感觉中我的下体也在急速膨胀……“婷婷,不要谈那些不开心的事了,现在有我了,对吗?美丽的熊宝宝!我也喜欢你呀!”

  我放弃了爱这个字。

  婷婷果然还涉世不深,听我几句胡言乱语又春暖花开似地对我报以微笑。婷婷真是个性感尤物,看着她雪白的长颈、高耸的乳峰、平坦的小腹、迷人的三角地及修长的大腿……我恨不得永远躺在上面。

  我的左手直接伸进了她还有些湿润的阴道,粗暴地抽插着。右手环起婷婷的头直接将唇贴在她的唇上,深情地吻吸着。

  婷婷和我经过一次云雨后也不再害羞,主动伸出舌和我绞在一起,我的左手快速的运动使她的爱液大量流出,阴道紧紧地包容着我的两根手指,传来哧哧的响声。

  她开始放纵的呻吟:“我……我……我不行了。”

  “我要……宝宝熊……快……快给我。”

  手伸过来抓住我的阴茎开始上下套弄,在双重刺激下我的阴茎暴胀,龟头因为充血过多而发亮。我心中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于是我抱起婷婷让她跪了下来,头却朝上有照片的那面墙,面对着墙上的照片,看着满脸是笑的老家伙,我也不怀好意地笑了。

  跪在婷婷的后面,举起我的阳具对准充满淫水的阴道,腰使劲向前一冲。扑哧一声全根尽入,婷婷有些夸张地向前挺,嘴里大叫一声:“啊!”

  我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不停顿地来回抽插,根根见底。每一次插入都去感觉龟头碰到一团软肉,我知道那是婷婷的花心,更加卖命地冲刺。

  每当我插到底婷婷便跟着大叫,头发凌乱,身上也汗珠点点,雪白的后背和屁股泛起红晕。

  我抬头看看照片,低头看看婷婷竞然也不觉得累。只是感觉让自己要不停的干才能报复她,想想这古怪的想法我感到好笑。可是身体却还在运动,就这样一个姿势干了有二十分钟,两个人的汗都搀和在一起。

  婷婷的阴道不时发出空气外泄的响声…她的臀部在我的抽插下来回的运动,婷婷菊花洞也暴露在我的眼前。

  我突发奇想:“这里应该还是处女地吧!”

  我放慢了动作,把放在她一对豪乳的手拿开。右手一指伸进了她的阴道,和我的阳具一起运动。婷婷有些奇怪地躲了躲,我连忙说:“宝贝别动,我给你更爽的。”

  说着把沾满淫水的手指抽了出来,对着婷婷的后门涂抹起来,明显地感到婷婷在躺躲闪,她含糊不清地说:“宝宝……喔……你……你要做什么?”

  “那里……那里脏……别……别碰……别碰屁眼呀!”

  “喔……你手进去了……”

  她躲闪得更厉害了,显些把我的阳具从她的阴道中滑出。我急忙又快速地抽插几下,对她说:“宝贝,听话,我给你前所未有的感觉。”

  “你不相信我吗?还说喜欢我!”

  听着我的说话,婷婷也不在躲闪了。我对着她的后门吐了一大口唾液又把手指顺着婷婷的菊花洞插了进去,这次婷婷没有反抗。手指很容易地进入直肠,我又继续向里面吐了很多唾液。婷婷的后门也润滑了许多并有微微括张的感觉,我把阴茎抽出对准婷婷的屁眼,猛地一用力,进入了这片尚未开发的处女地。

  婷婷发出一声惨叫,头和后背有些夸张地向后弓起。看来是真的弄痛她了,但是我己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所以并没有理会她的痛楚,而是更用力地插了进去。

  好舒服的感觉,婷婷的直肠紧紧地包裹着我的阴茎。伴随着婷婷身体一阵阵颤抖,我开始抽插起来……婷婷渐渐地适应了我的阴茎也开始晃动她雪白的屁股来配合我的运动。看着她的后门以经开始舒服地接受我的抽入,我也就毫无顾虑地开始用起力来。突然她的叫声大了许多,头伸伸地埋在床里。身体一阵颤抖,我知道婷婷的高潮快要来临了,急忙把手指抽进了她的阴道。

  两个洞在我的攻击下,婷婷很快从花心喷出一股热浪,滚烫的阴精喷在我手上。她的阴道在不规矩地蠕动,把我的手指紧紧地包裹住。随在那股热浪,我也阳关一松,大量白浊的精子喷射而出,灌满了婷婷的直肠……两个人大汗淋漓,疲惫地躺在床上。望着婷婷雪白的胴体,我感到困惑。这个女子在我目前的生活中应该是最好的,可她又是那么的不完美……回到家里已经下午了,整个上午和婷婷一直都是在做爱、做爱、在做爱……我们互相在不停地索要,好像要榨干对方。

  我在惊叹婷婷性需要的同时,也在佩服自己的性能力,我从来没有这么高的战斗力。要不是那个王叔叔要过来,我也不会灰溜溜地离开婷婷。我想我能做一天,可是……一想到那个老家伙我就恨恨不平:“他妈的,早晚废了他狗日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