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学校里的平安夜party
学校里的平安夜party

学校里的平安夜party

他曾经整晚没睡,默默回想自己这十年来的所作所为,得失功过,他想知道一直以来自己究竟是对是错,可惜他无法找到答案。


  这是他最后一年考虑对错的问题,过了今年的圣诞,他将义无反顾地照自己的取向与意愿行事,因他将会过一个一生也不会忘掉的圣诞节,当然事前他并不知道。


  在十二月二十四号这天夜幕低垂之前,他仍认为这是一个和之前及之后的都没有多大分别的圣诞,若硬要介定今年的不同,他只能够说这是在学校的圣诞派对表演里同时看到三组同学模仿MichaelJackson舞步唱Beatit、BillieJean及Thriller的圣诞节。


  派对表演非常热闹,所有同学都很快乐及疯狂…只有他例外。


  像往常一样,他不喜热闹,仍是一个人瑟缩在远远的某一角落,静静的看着他人表演,突然一个男孩拖着一个少女向他走来,是他的同学兼唯一的好友松鼠和他女友May。


  「阿宝,你又一个人在发呆了!今晚的舞会我和May都会去,你也一起来吧!」「松鼠,你知我不喜欢这些场合的。」


  「阿宝哥!我知你的家人全回乡探亲,只有你姊姊没去,今晚平安夜量她也不会在家煮饭给你吃了,无谓一个人在家发霉啊,一齐来玩吧!」「不了!每个平安夜我都是一个人过啦!」这时不喜言语的May插嘴:「阿宝,今晚的舞会是你们同学搅的,我除了你外一个也不认识,你可否当陪我!」看着眼前一向害羞的May也主动求他,他无奈的答应了。


  虽然他沉默寡言,不善交际,但这一类人总给别人一种独特的感觉,总会得到一少数人的垂青,松鼠就是仅存的一个,不但主动和他交朋友,还视他如大哥一般!结果连喜欢独处的他也被打动,和他交往起来。


  入夜,晚会开始了两小时后,他迟迟才一个人进场,反正都是呆站的,呆少一时得一时。


  他无所事事四处走,不一会在会场的一角发现May,当时她正被三个男孩围着灌酒,有一个还将手放在她的肩膀,而她则很尴尬的左闪右避。


  知道May有麻烦,他上前替她解围,在校园里三个男孩也不敢用强,让他将May带走,二人到操场花园的长椅上坐下。


  「阿宝,多谢你救了我!我意为死定的了。」


  「小意思吧了!松鼠呢?他在哪?」


  「那衰人一早已不见人了!害我被人欺负,我一定和他算帐。」说完后是一段彼长的沉默,到底两人都是不善词令的人。


  「我一直只知你叫阿宝,你全名是什么?」场面有些尴尬,May主动打开话题。


  「陈小新。」


  「阿宝原来不是你的真名!为什么要这样叫?」「他们说我像机动战士的主角阿宝,他们要这样叫我也没法,我的名字根本没有意义。」「什么意思?」


  「朋友同学叫我阿宝,家人叫我阿弟,而妹妹则叫我二哥,平日根本没人叫我的名字!」May听后笑了起来,笑容很甜美。


  「那他为何叫松鼠?」


  「这还用问?」


  「那又是!他的样子的确有点像松鼠!」说完身体往后向天大笑起来,笑声异常爽朗,听来May似乎开始醉了。


  「为何来这里?这不像妳。」


  「松鼠硬要我来,他说会教我跳舞,其实我根本不会跳。」「我教妳如何?」「你懂?一样不像你啊!」


  「基本步法还可以的,要学吗?」


  「…」


  「ShallWeDance?」他将手伸到她面前请她跳舞。


  二人站起来,在只能微微听到会场传来音乐的操场上双拥着跳起慢舞来。二人四目交投,大慨喝了酒的关系,她的脸越来越红,样子非常可爱。臭到May的香气,他一阵微醉,但极力压抑着兽性,到底是朋友的女人,而他还就在里面。


  「不是很容易吗?基本步不难的。」


  「…是啊!但…」


  「但什么?」


  「刚才的酒味道很…淡,我…我意为不是烈酒,看来酒精现在才发…发作…」还未说完May已倒在他怀中了。


  「May!May!」他低头看看,她未至不醒人事,但亦已迷迷糊糊。他感到她的胸脯紧紧的压着他,鸡巴情不自禁的硬挺起来顶着她的小腹,一鼓邪念同时涌上来。


  这时他听见远处传来喊着May的声音,随声音的方向望去,他看见松鼠正在四处张望,正在找May!


  突然一种心虚的感觉涌现,他马上像贼般弯低身的扶着她走入花园草丛,飞快拉起她的长裙脱了她的内裤,不断用手指刺激她的嫩屄之余,不忘用另一只手享受她丰满的乳房。


  他知道时间无多,不断用手搓揉她的阴核,不一会她开始有分泌了,他马上压上去长驱直入!


  远处仍不断传来叫唤May的声音,他一路疯狂抽插一路看着一脸无知昏睡着的她,邪恶笑容又再一次出现在他脸上!


  「妳听到吗?妳男友正在不远处叫唤着妳啊!他救不到妳的了!是妳叫我来陪妳的,现在我陪得妳开心吗?呵…呵…我要在妳体内射精了!呵呵…好…好品尝啊…呵呵!出了!啊!…」五分钟后,他扶着神智不清的May来到松鼠跟前:「松鼠!我们在这里啊!」「你们去了哪?找得我…May怎么了?」「她被人灌醉了,我救了她,带她来这里休息。」「谢谢!好在有你看着她,不然就惨了!我还意为她被男人带走了啊!」「你不惊我吗?我也是男人啊!」「不要说笑啦!你?我放一千个心!」


  将May交回给松鼠后,他离开舞会,刚才的邪异笑容又再一次在脸上出现!


  将朋友交托的女友奸得七死八活!注满精液后交回给他,而朋友更向他道谢!实有没有比这更赏心乐事的了!一路奸朋友的女人一路听他四处寻找的叫声,这是何等的兴奋刺激!


  他带着愉快的心情回家,心想这真是一个令人回味的平安夜!然而这个值得他日后回味的平安夜并未就此结束…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