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新婚夜三条肉虫
新婚夜三条肉虫

新婚夜三条肉虫

天宝三年,菊月

一对新人的大礼正在举行,典礼完毕,新娘珍湘由小翠陪着,盖着红巾坐在新房。二更梁窦送完宾客,带着酒意入洞房,才一掀开那红巾,就抱紧珍湘吻她,说「珍妹——我想要妳想得好苦- 啊——!」小翠识趣的为梁窦宽衣,又说「少奶穿着那么多,还流着汗,我先帮她宽衣擦汗,少爷再要她好不好?」,珍湘真的好累,就由着小翠帮她宽衣,脱了她新娘外衣留着内衣裙,小翠又很快的打了一盆温水进房,帮她脱了内衣裙,珍湘一丝不挂由着小翠替她周身擦汗,梁窦一旁也全脱了,赤条条的,也要小翠擦身体,小翠细心的夹在二人之间擦着,那青梅竹马的小两口,已经迫不及待地互相抚弄,把小翠衣裙也弄得湿湿的。小翠识趣的说「我出去不走远,你们好完了叫我,再擦身体好不好?」。

  二人上床,抱着吻着好久,小翠早在被单之上铺好一条白色验红布,珍湘由着梁窦抚弄,抱着他的头,让他吸吮。梁窦珍湘虽然自小一起,但是成年以来,没有赤条条的相处过,现在互相欣赏互相抚弄,惬意的互相吻遍了全身,珍湘体态像极吴氏,匀称玲珑,凹凸有致,大小适中,弹性极佳。他吸吮着那,珍湘情浓意亟,搂着梁窦的屁股,摇起自己的臀部来。梁窦说「珍妹- 我先吃妳的妹妹!」转身把下体对着珍湘的眼面,用嘴吻她阴户,珍湘的阴部比她母亲的更细白,阴毛柔顺,扒开了阴唇,尖端粉色小珍珠美极了,梁窦用齿尖轻咬。珍湘受到此刺激,口中「唏——嘘——!」也用手上下套弄他阴茎,吸吮那卵袋说「我好难受喔!」,梁窦还不罢休,扒开了阴唇用舌尖伸进淫道,卷着刮着那淫道皱叠的肉壁,顶着那处女膜的小孔。

  珍湘感到阴户里又酸又麻还有少许微痛,淫声说「哥哥,我好难受,我投降,你来要我吧!」。梁窦依着起身,俯覆在她身上,珍湘用手捏着那龟头进入了孔中,一个往下,一个往上挺,「噗嗤——」一声,珍湘诌眉咬牙,「嘘——!」感到阴户里流出少许液体,阴道里充实胀满,那幸福的感受远超过那破瓜的小疼,二人抱得好密,吻着的口里,互相吸吮,舌头纠结着。然后开始抽,一口气了约十分钟,梁窦寒颤着要泄精,珍湘淫声说「哥哥,把宝贝全给我,我好舒服!」那热热的精液喷至那花心,珍湘也是一寒颤,也泄了身。二人抱着,彼此喘着气,梁窦说「我等了好久,好美喔!」珍湘淫声说「哥哥,我也早就要给你,都忍着到现在,你都过那些屄了,要不要从实招来!?」梁窦把在家中了小翠张嫂之事从实说了,珍湘细声说「你还漏了以前都了谁!?」梁窦红着脸不理,珍湘细声说「你以前都了你的我的两个妈妈,你在观音庵客房我妈的时候,我虽然还小,又背向着你,但你们了一次,擦完阴部又一次然后抱着才睡的情形,是都知道的,我也心跳难受,你们睡着我却醒了,看你欠我多少,你要怎么补我!?」梁窦赧然说「我等机会补妳,现在要不要叫小翠进来?」,珍湘点头。

  小翠进房,首先收了那验红布,预备次日一早交给老夫人。接着细心的替二人擦下体,她擦完珍湘擦梁窦阴部,当着珍湘捏到梁窦阴茎之时,还显出那赧然含羞之色,珍湘说「小翠妳就把它好好的舔干净吧,妳和少爷的事我都知道了,少爷要是还有精神,妳就当着我面前伺候他,老爷奶奶面前由我为你作主好了」,小翠向珍湘千恩万谢,脱光了她自己,不但舔干净梁窦阴部,也舔干净珍湘阴部,珍湘破瓜的疼痛红肿,让小翠服伺得很舒坦,就在床上躺着,由着小翠挑逗梁窦,当着她面前交媾。梁窦懒懒的躺平,小翠把那阳具套弄吸吮硬了,趴上他身,引纳入淫户,圆臀屄孔坐下抬起,摇着,引出少爷少奶淫兴,又舔吃他二人全身敏感部位,三条肉虫把新房烘出了满堂春色。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