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贱的可以
贱的可以

贱的可以

高中时因为在台北就学,我便寄住在干妈家,我睡觉时不习惯穿着胸罩,不喜欢被束缚的感觉,有一次周末我睡午觉睡的正沉时,忽然被门铃声惊醒我从床上跳起,也忘了只穿着卫生衣和内裤,便冲去客厅拿起对讲机,一问之下才知他找错门了,我挂上了对讲机转身,便看见干妈的儿子阿文和他的朋友阿忠站在阿文房间门口,他们俩直盯着我的身体看,这时我才惊觉到自己没穿外衣。

  我正想快步回房间时,他们俩一个箭步就将我一把抱住,我想呼救,却被阿文从背后捂住嘴巴,阿忠则是伸手就往我的淫穴摸去,隔着内裤拚命搓揉,我是个很敏感的人,没多久就流出淫水了,他手指更伸进内裤里,直接就扣住淫穴玩弄我,阿文在我耳边说:「你给我配合点,否则我们就先奸后杀,听到没!」我不敢再作声,便点头任由阿忠的手指在我淫穴里转动,我的屁股也不自觉扭动起来,他们俩看出我的反应,阿文便放开了捂住我嘴巴的手,将我推倒在沙发上,阿忠粗鲁的扒下我的内裤,手指不停的抽插我的淫穴,因为淫水不断的涌出,所以在他抽插时发出了极为淫荡的声音,我也忍不住喘息了起来。

  阿文将我卫生衣撩起,握住我的奶子搓揉又吸又舔:「操!小真你奶子好大真骚耶,你听听看你有多湿了,很想被我们干吧!」「嗯……呃……我……没有……呃……呃……」「还说没有,你看你湿的多不像样!装什么装,贱货!」阿忠边说边将手指从我淫穴抽出,拿到我面前让我看,我羞愧的闭上了眼睛。

  阿忠这时掏出了他的鸡巴,用龟头磨擦着我的淫穴,我被他磨的骚痒的不得了,忍不住将淫穴不断的送往他的龟头,希望他插入,他看穿了我的心思,便开口羞辱我:「怎么?想要了是吧!刚才还装什么装,要就求我插进去啊!让我好好喂饱你这个淫娃!」我用我的理智摇着头,阿忠也不心急耐住性子继续磨着我,我忍受的好难过,终于抛开自尊想满足已失控的情欲:「求你……插进去……快……」「用什么插啊!插进那里啊!贱货忍不住了吧,你说清楚点我才会做啊!」「呃……用你的大鸡巴……插进我的小淫穴……快……求你……干我……」「操!真贱耶!这么欠人干啊!我操死你!」说话的同时阿忠冷不防就将鸡巴剌入了我的淫穴里,而且是全根没入。

  「啊……啊……到底了……你的鸡巴好大……啊……我会被你插死的……啊……」「操!婊子耶你,原来你这么欠干,阿忠,插死这个臭婊子,妈的!贱货!」阿文放开手站起身不屑的看着我,阿忠将我的双脚拉的大开,一下下的顶入我的淫穴,每下都到底,我被他干的淫声不断:「啊……啊……别这么猛……啊……啊……慢一点……啊……我会给你……干坏的……啊……」「干!贱货,操的你爽不爽啊!喜不喜欢这样被我干啊!」「啊……啊……喜欢……啊……你好猛……好厉害……啊……啊……我被你干的……好爽……啊……」我此时已忘了自己正被他强奸着,竟然忘情的回应他。

  「操!真欠干!不要脸的臭婊子,我干死你!」他按住我的肩膀,稍加速度的干着我,我看到我的奶子淫荡的晃动着,很快的我就抽搐高潮了,我抱着他不住的抖着,两脚也不自觉的环扣在他腰上。

  「干!你真不是普通的贱耶!被人强奸还会高潮,真是贱透了你!」我被阿忠的言词羞辱,居然有股莫名的快感,只是淫浪的喘息着,像是默认的回应他,阿忠接着将我翻起身,让我趴在沙发扶手,从背后再度将鸡巴插了进去,同时快速的抽插着。

  「啊……啊……好深……啊……啊……你的鸡巴好会干……啊……快干死我了……啊……」「操!说你自己贱不贱,欠不欠干啊?」阿忠干的又更猛了。

  「啊……啊……我贱……我欠干……啊……干死我……不要停……啊……啊……」我已被干到不知羞耻的回应着。

  「妈的!真不要脸耶你,你来我家住三个月了,今天才知道你真是贱的可以了!这么欠人干!真是个死贱货!」阿文看着我淫浪的样子,再度出言羞辱。

  「操你妈个B ,不要脸的臭婊子,我干死你!」阿忠毫不客气的快速抽插着我,我的屁股也被他撞击的啪啪作响,阿文此时已忍不住掏出了鸡巴,一手扯着我的头发将我的头抬起,就将鸡巴送往我面前,我本能的开张嘴巴含住吸吮了起来。

  「操!真是够贱耶,看到鸡巴就舔,阿忠你看她饿成这样子,真有够婊的!

  一定被很多人操过了!搞不好在学校就是个人人上的公车!」「阿文,没想到你家居然住个这么淫荡的贱货,今天运气真好,竟然给我干上了,真是她妈的有够爽的!」阿忠越干越兴奋,下身猛力的抽插着我,我此时嘴里含着阿文的鸡巴已被情欲淹没,对他们的羞辱不但没有回应,反而更认真的吸舔着阿文的鸡巴。

  「干!贱货,真会舔耶,你一定常吃鸡巴吧!技术真是好,舔的我爽死了!

  干!我今天一定要操死你!」

  阿文忍不住开始对我的小嘴抽插了起来,阿忠也握住我的奶子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我这样被他们一前一后干了好一会,小腹一阵抽搐又高潮了,我感到子宫一股热流喷出,阿忠终于忍不住抱着我的腰狂插几十下,便抽出鸡巴在我背上射精了。

  阿文等阿忠完全射完精,便拉起我换位,阿文坐在沙发扶手上,要我跨坐在他身上,我扶着他的鸡巴慢慢坐下,阿文不客气的抱住我的腰往上顶着,次次都顶到我的子宫,我被他顶的淫叫连连:「啊……啊……文哥……轻点……啊……啊……你顶的好深……啊……我会死的……」「操!贱货,怎么死?爽死是吧!操你妈个B ,我操死你!」阿文像头猛兽狂顶着我,我被顶的向后倾倒,两脚抬起本能的环扣住他的腰,阿忠也过来双手扣住我的肩膀,帮忙不断的将我往阿文下身送,我的淫穴迎合着阿文鸡巴的抽插,那种快感真是不可言喻,我已不像是被他们轮奸,反而像是个放荡的婊子,享受男人鸡巴的奸淫。

  「操!贱货,你看你爽成什么德性了,我看你去做婊子好了,真是够淫荡的!

  贱透了!」阿文看着我再度羞辱着。

  阿忠在旁边答腔着:「小真,你看你这付淫荡样,真有够婊的,你被我们文哥干的爽不爽啊?要不要天天给文哥干啊?」「啊……啊……我喜欢被文哥干……啊……啊……我要天天让文哥干……啊……啊……文哥好会干……啊……我……我又丢了……啊……啊……」我又再次高潮了,双脚环在阿文腰上不住的抖着。

  「操!这贱货真好干,没几下又高潮了,真是天生让男人干的贱命!」阿文将我推开,让我趴在地上将屁股高高抬起,接着再度将鸡巴由身后插了进来。

  「操!贱货,你看你现在像不像欠干的母狗啊!你的样子真够淫耶!」「啊……啊……对……我是欠干的母狗……啊……啊……专门让文哥干的母狗……啊……文哥……干死我……啊……啊……」我不敢相信我居然会说出这样不要脸的话来,也许我真是天生淫贱吧!

  「哇拷!阿文,她真不是普通的贱耶,真是欠干的不得了,活像条发情的母狗!你真幸福耶,可以天天干这种上等的贱货!」「操!这种贱货不干白不干,早知道她这么贱,她搬进来的第一天,我就干她了,害我白白浪费三个月,操!我干死你这条贱母狗!」阿文抱着我的腰发狂的干着我,我也配合的将屁股前后挪动迎合他的抽插他的鸡巴在我的淫穴快速进出,我的淫水不断的涌出,发出了噗吱噗吱的淫荡声响,我不断大声的淫叫着,阿文像是要插穿我似的,对我狂抽猛送,我终于不支倒地,上身趴在地上淫喘着,我知道我又要高潮了。

  阿文扣住我的腰狂插直到我再度高潮,他抽出鸡巴扳起我的头,便将鸡巴捅入我的嘴里抽插,接着就将精液全数射进了我的嘴里,他满足的抽出了鸡巴,看着我嘴角不断流出他的精液,露出得意的淫笑:「阿忠,你瞧她这付样子像不像日本的AV女优,样子真是贱的可以了!」「对呀!我看搞不好那天她会成为台湾的AV女优也说不定!真是有够贱的!」「我看改天叫我们那票哥儿们一起来干她,保证让她爽上天!哈!」「好主意,就这么办!让这贱货尝尝我们这票哥儿们大锅炒的厉害!」「贱货!你等着啊!改天让你试试被十几个人大锅炒,爽死你喔!」阿文扳着我的下巴淫笑的看着我。

  「好了,阿文我们该出门了,大家还在等着我们呢!赶快去跟他们说这个好消息,他们如果知道有个贱货等着让他们玩,一定高兴死了!」「嗯!走吧!没想到临出门前还干了这贱货一炮,真他妈的有够爽的!」他们两人穿好裤子,便丢下我出门了,我躺在地上喘息着,回想刚才阿文的话,不禁害怕了起来,心里有股不祥的预感,我似乎将成为他们的性玩物了,我该如何是好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