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快乐降临
快乐降临

快乐降临

[我吩咐你做的事,办妥吗?]珍妮说:[已经拿到了喔!]华姐说:[为何会是卷曲的?……]听不到珍妮的回答,拿什么呢?听不清楚?华姐认真地说:[记得别乱说,未确定之前不可以乱来,知道吗?……今晚在客房留宿吧!我……都是要去看看他.]我快快跑上床诈睡,华姐果然进来,来到床边轻轻的将我被单弄一弄.笨!忘了穿回裤子,我的鸟鸟在薄薄的被显出来,她不是又要来?我已经梅开二度?又来……呀!令我震惊是她……竟然没有摸摸凸出来我的鸟鸟,这次真是逃过大难了?万一无货交就大件事了.说来都是珍妮不好,淫荡非凡令我要出尽的十成功力才可以应付,差点精尽.华姐静悄悄离去,怕弄醒我的模样,我才松一口气.


  哈!……哈!徘徊在街角,手里大包小包都是我的战利品,别无他想的皆因白金卡任刷.哈!……哈!可是似乎没法弥补心灵上的空虚.唉!……我空虚……我寂寞……我冻……不经不觉来到俱乐部的附近,反正游手好闲没事可以干,探探那班出生入死的师兄弟,都是好事!我没有跨张,分分钟钟中招,当然是指爱滋,所以鸭是冒死的行业,不过所谓做鬼也风流,我不介意.顺道找奶娘倾诉内心的困惑.走进俱乐部.我对奶娘说:[奶娘……]奶娘说:[不见几天真是刮目相看喔!让我看看……名牌……全身都是名牌喔!]我又说:[奶娘……我买了份礼物送给你的,而这几袋子是送给各位师兄,为何不见他们呢?]奶娘笑逐颜开地说:[他们要招呼客人,放心!礼物……我会替你安排给他们,不过……看来你的面色不太好?是不是华姐太大食呀!]我苦恼地说:[是……就好了,跟她……至今都没有做过半次,我快要爆满出汁了……都不明白包我来干吗?你知道吗没有得出,是那么痛苦空虚寂寞!]奶娘说:[哦!不要夸张,可能她M到了不方便呢!……我不跟你谈了,你随便喔!我要招呼客人,今天客人特别多。


  ]看来他们的生意都不错,奶娘在忙我唯有四处逛逛.路过一个房间,听到是大师兄的声音,探头去看看全是我们一班师兄,房间却只有一个女宾客,大师兄正施展压腿毒龙钻,我在想以大师兄的身手,这个女子一定饱死在他的钻下.为何其他师兄都愁眉苦脸,个个面容都倦态非常.突然大师兄振臂一呼大叫:[我……都是脚软了!……二师弟……你来吧!]於是二师兄唯命是从急急接力而上,可是……可是……插来插去插不进去,只能苦笑.坐在地上喘息的大师兄看着二师兄被那女宾推倒地上,却没有反应.面露不悦的女宾滴着淫水走起来,环顾四周没有一个生还者,通通都变成一条条的乾屍,像是被那女魔头吸乾吸净般,精尽人亡。


  女宾露出耻笑的眼神说:[起来!你们这班废物,本小姐尚未吃饱.].她指着大师兄的头,大师兄却摇头乞求放过.二师兄说:[我已经来了三镬,又来.]其他师兄都异口同声说:[是喔!我都出了两次,我也出了三次,求你……放过我们啦!]我在想没可能几位师兄都如此一贩涂地,加起来有五个人都喂不饱这个女子,实在太强悍了。


  那带着蔑视的女宾边拾起内衣边说:[我……完完全全吃不饱啰!我非常失望哦!账单我绝对不会付分毫,叫你们的经理来,说什么必定……保证……令我饱餐?真废话!]兄弟有难当然义不容辞,这女子显然是来踢场吃霸王餐,我怎可以袖手旁观,於是我便直冲进去.我大叫:[还有我……积臣。


  ]那女宾正在打量着我,是我的名牌衣着打扮吸引她,还是我的外表俊朗.女宾笑着说:[又来一个废柴.呵呵……]我的师兄们都呆滞地望着我,似乎对我这个做过一晚鸭就被女人收下做老喫的新丁并没有多大的信心,目光中好像带点认同女宾口中的废柴..我开始怀疑自己能否打退来踢场的女子,我被那女宾的气势逼得后退了三步,退堂鼓在我耳边响起来.突然大师兄叫嚷:[好兄弟……情与义值千金……就算败都要败得光彩,我撑(支持)你,不用怕……]令我受宠若惊,好……我就本输来打.师兄们由颓丧变得兴奋,众志成城异口同声……撑……撑……我们撑你……积臣……来势汹汹的女客人一个箭步就扑过来,三扒两拨就………已经将我的裤子脱掉抛到半空,如此饥饿如此淫,偏我遇上。


  我的阳具蒲出,持势反击,惊人阳具女子被吓了一呆,可是来者不是善女,战斗格马上回勇,一口温柔一口猛,她竟然如何好武功.啐……啐……啐……啐得我六神无主。


  吸……吸……吸……吸得我脚步浮浮。


  舔……舔……舔……舔得我魂魄不齐。


  .口沫横飞淫水横流.龟头已经硬如铜头,顶……深喉……再来……深喉。


  呵……真爽!出神入化的口技.呵……苍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啦……啦……啦……再吸……再啐……再舔……啦……啦……啦……如入无人境界,简直是神仙快感,从未如此high爆过……劲HIGH……啦……啦……啦……瘾……大师兄紧张地叫嚷:[积臣……积臣……小心……].啦……啦……啦……实在太美妙了,爽……爽……爽……,开心都飞起……舒……服服……传来十个「服」的回音。


  呀!……是惨叫……是我的惨叫.我……竟然射了……大师兄咀丧地说:[完蛋……精都出了……完……]如梦初醒的我说:[什么?……我……]二师兄说:[完……真无用……实在太废了,不想到败得这么快。


  ]我无地自容看着那女子……她在仰天耻笑,她……嘴角还滴着我的精子.我真失败……什么?魔法?令我产生幻觉,令我舒……服服……到出汁。


  .大师兄又说:[积臣……我已经呼唤了多次,为何无动於中?]我……迷失了,不过太舒服了……满口精的女子用灭绝师太的腔调说:[哈!……你们输得口服心服啦!……呵……你来……不如你……再来……]被点名的各位师兄们都颓丧地低着头不敢正视,他们的头跟我的龟头都像缩头龟一样缩起来。


  我大叫:[岂有此理……等等……还未分胜负来……]我扼住自己的阳具,要他像吃了摇头丸一样.我自然自语说:[起来呀!老二大哥……起来呀.]我搓……我撚……我摇……师兄们看见我如此激情,永不言败.师兄们都在叫嚣起来:[努力……努力……起来……]可是还未见起息.女子说:[白费心机,都是徒然……经我的翻天覆地……出神入化的吸精大法之后,都是必死无疑.喔……].突然三师兄二话不说就……就……一口含着我的阳具来吹.大家都掩眼不敢看,一股酸气从胃里往上涌.我……想作呕吐……可是看见三师兄吮得津津有味,还由下舔上来,吮……我对三师兄说:[够了……我明白……你……真……棒。


  ]三师兄呆呆望着我……我再次单挑地说:[女人!我来也。


  ]我便一个箭步踏上前,托起她的左脚放上自己肩头,扼着我的阳具狠狠地插进去,可以小穴不容易插进去,由於巨根太大?不是……困难在於她的阴道实在太狭窄.女宾即时反应:[呀!……]她欲将我推倒,当然我不轻倒,我猛然尽力再推,感觉龟头受压,进一步推再冲入她的小穴,突然她拿来一杯酒向我拨过来,我急急退后倒卧畔脚的桌几上,神魂未定,她已经骑在我的上面,她用狭小的小穴套着我龟头,徐徐晃动身体,吞着我龟头来,紧迫的感觉持续,强要我出精来.我的头颅仰卧桌边,她双手按着我的胸膛,女人爱骑乘位要当家作主,被女人骑着来做的我早已经习惯.她的压迫越来越猛,频率飞快.呀!……我要忍……当然是精。


  我用力?起头看,看着摇晃的奶波涛汹涌,像是在催精的符咒,龟头被她的狭小的阴道拙迫,产生欲射的感觉泛现.奇怪的是,她没有完全把我的阴茎吞下,只是微微的吞入,一定是怕了我的巨根.是……那女子继续疯狂扫落叶,咬着我的龟头来做..喞喞。


  喞喞……呀!……可是我……又忍不了……破头而出的精液,射满了她的小穴,女客人喜形於色跳起来.女宾说:[哈哈……痛快!我可以走啦!免费餐……我吃得下。


  哈……看来你们都要回乡砍柴,废柴……喔……]大师兄扶起我说:[积臣!算吧!你真够义气我们心领了,她的小穴小得可怜,我们都被她迫出精来,才一败涂地……唉!……算是当黑……今天白做了……]女宾欲收拾衣物准备吃饱霸王餐就拍拍屁股就走.我大叫:[岂有此理!等……我完全明白了,今日我一定可以将你彻底打败.三师兄……请你来……]我忍着泪扼着阳具等三师兄来吹.三师兄伸出舌头来姣姣地爬到我的跟前,我半瞇眼让他来吮……呕心……大家都吐出来了,唯有三师兄吮得含得滋味无穷.哈哈……果然吮完五分钟又一条好汉,不用得十八年,我马上跑上前,欲?起她的腿来强插,可是她重施故技,又向我的脸泼酒,又一次被她骑着,操纵大权在女人的骑乘位,被她的小穴套着我的龟头,狭窄的小穴再次挤压我的龟头,可是我绝不会就范,施展我的一柱擎天,就在她下来的时候,我猛然向上粗暴冲入狭窄的小穴,直捣她的高潮位.我加强我的推插,跟你来斗快誓将对方先推上高潮,看看我射先还是你泻先,我猛攻的每一下都直捣她的巢穴.顶……千斤顶来对抗她的骑乘位,她满以为不让我的巨根插到最深,猛然摩擦我的龟头刺激我来射精,就要我们就范,看来踢场的是有计划而来,可是我已经得知女人的心,我就要你狠狠地吃饱.我……一顶……倒……是意料中事,哈哈……就将她变成死了的金鱼反肚躺在地上,我得势不挠人,马上抽起她的双脚,猛然插进去,我强行将我的巨根完完全全塞进去,誓要撑大她的小穴.我叫嚷:[我今日就将你的小穴打通扩大……变成可划船的大穴.]我狠狠地插进去,感到顶到她的尽头才收彊,换来的是惨叫,恐怕全俱乐部都震动了。


  我每一插都要插到穴的尽头.看着那女子瞇眼皱眉咬牙切齿在呻吟。


  大师兄说:[积臣继续……看来她很快上就高潮了……]於是我便压着她的双腿,来个集全身的力在一点重击,抽插再抽插,我像机械一齐连环奔插.女客像入魔一样狂叫……呀!……喔!……环回立体声.大师兄又说:[积臣……她已经高潮了……高潮……]好……我要她高潮再高潮了……我要挖大她的穴.……我大叫:[霹雳独龙钻……]以阳具为轴360度旋转……啦……喔!……插到她喔喔叫.呀!……顶到她呱呱叫.突然什么声都没有?……女客人皱眉瞇眼静了下来,皆因饱到不能动,我高举双手显示我已经胜利.……终於回到家里去了,我还在回味刚才的鸭战,嘴角也自然翘起来……是从心笑出来.哗!当我踏入大庞,发觉有十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坐满了大梳化,当中有华姐和珍妮,还有上次来过俱乐部的几位女仕,她们的神情相当沈重.心知不妙,是不是我今天在俱乐部客串被发现,有人通风报信.华姐说:[积臣……我们有紧要的事跟你谈……]我找藉口说:[我今日很累……明天再谈,我先上楼休息.晚安……]华姐大喝一声:[积臣……来。


  ]看来今次註定难逃一劫,我……马上跑上跪在华姐自首.变脸的我哭着说:[我错……呜……但是我实在不可以见死不救……原谅我……啦……]华姐说:[你没有错……是我错……]我继续扮哭说:[是我的错……呜……].华姐竟然跟我抱头痛哭:[是我的……不是……不会弄成这样都是你……]我强辞说:[是你……华姐的错……不跟我做……错……呀……呜……]华姐说:[是你……的爸爸做错喔!]我呆一呆关我的爸爸什么事?话来……我的爸爸?为何我一点印象都没有?珍妮说:[光耀!华姐是你的妈妈,DNA亲子监定没有错了.]我傻笑起来说:[这样我……跟华姐……即是乱伦.开玩笑……不可能.]我在想为何对妈妈没有一点印象,奇怪不可能的……一点记忆都没有啊!华姐哭着说:[光耀!你已经失踪年多了,我四处找寻都找不到你.]我不敢相信地说:[不可能!为何那天不跟我相认,如今才说出来,究竟你们有什么诡计呀!鸭都是人都有尊严,休想玩死我……]珍妮说:[光耀!你的打扮.态度.言行全部跟过去,截然不同.我们为了求证才拿了一根毛发去化验,如今证明你就是光耀.]我的脑海浮现她们说什么鬼话?失踪年多……但我完全没有记忆没有印象.华姐哭着说:[是你……的爸爸错.你看……安妮是你的二妈,坐中间是你的三妈,数下去四妈。


  五六……十妈,全部都是你的爸爸过去三十多年来玩过的女人,还有珍妮……]我的脑海突然泛起隐隐的思潮,令我心乱如麻.我快崩溃了说:[荒唐……什么妈……?难度这位是我的爸爸.]堂上唯一的男人说:[no……no……我是医生……姓王.]珍妮哭起来说:[光耀!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贪慕虚荣,受了你的爸爸的金钱诱惑,恋上了你的爸爸,是我伤害了你,……我好后悔……光耀……iloveu.]我抱头大叫:[说什么?……荒唐……iloveu……呀!……我的头脑胀得快要爆了。


  ]王医生说:[我怀疑令公子因为打击过度,为了逃避而失去部份的记忆,即是俗称断片.][呀……]痛楚在脑浆大爆发,我在疯狂乱冲乱撞……迷糊的我听到很多人在说话:[光耀!……光耀!……光耀!]听到王医生说:[世姪!冷静……看着我的手指……来吧!……]手指挥舞着……「哈……跟我来啦!珍妮……珍妮……你为何躲在爸爸的背后,爸爸……你们……不要再做……汙秽不堪……光耀!忤逆子!食的……住的……用我钱,凭什么跟我争女人……」迷糊间听到王医生说:[世姪!在我催眠之下,相信你已经走入过去记忆了.]「珍妮……珍妮……你不爱我了吗?……」.呀!……我从梦中惊醒来……她们紧张地叫着我的名字:[光耀!……光耀!……光耀!]我张开眼睛不知如何面对她们.我仰天狂叫:[为何要我记起过去的痛苦?]逃避是最好方法,我向着大门奔跑出来,跳上跑车就像当天离家出走一样,在公路上风驰电掣没方向走,只会向前冲..眼泪已经流满脸了,珍妮背弃了我,竟然跟了别的男人,而这个男人竟然是我的爸爸…….我……不知往那里去……逃……直致汽油耗尽,我下车狂奔,究竟我要走多远才可忘掉痛苦.唉!何去何从……太阳已经在我的眼前,已是黎明时昏,我向着太阳方向继续奔驰疯叫,直致体力不支,我倒在地上仍继续爬,泪已经流乾,心已经碎灭,我已经哭不成声.视线开始变得蒙糊,心力已经交瘁,迷糊间眼前一个身影出现,将我抱入怀里,温暖的感觉涌现.掏出乳房来的女人说:[吮一口忘情奶,忘记烦忧忘记愁,来吮吧!吮多一口!再来吧!……快乐很快就来临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