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少妇伊娜
少妇伊娜

少妇伊娜

一个体态佝偻的老者正认真的收拾着各个房间杂物垃圾,他的手很脏已看不出手原本的颜色了,他的脸上深深的皱褶和手掌上厚厚的暗黄的老茧折射出沧桑的过去,这个工作本应是楼下轮椅上他老伴的,但是一年前她不幸得了脑栓塞生活起居都是他老伴一个人打理,他们没有子女,是她的原因,对此她极度内疚却一直找不到补偿的方法!但他却是一如既往的对自己好,即使自己现在瘫痪一年了还是一样。

  整个楼层的人都知道他们的故事,所以都不约对他们特别尊敬,有的还拿钱给他们,伊娜也是这样,对他们的故事特感动,这一年里她数不清自己给他们多少回钱了!但这一切却在上周的一天彻底颠覆了?老人像往常一样打扫了一会卫生,便借故用一下厕所,老人平时也经常借用厕所伊娜也就没有当回事,不一会她突然想起自己昨晚刚换下的内衣还没来得急清洗扔在卫生间的地上呢!自己今天太大意了,不过一想也没什么老人肯定不是那种人,不过在她走过卫生间时还是不自觉的瞄了眼,今天也凑巧他居然没有关门,门虚掩着一条缝正好看老人的有些摇动的背影,伊娜心说自己在干什么呢!

  居然偷窥一个老人方便!自己也太、、、、!于是便迈步离开,当她转身离开时,眼睛的余光扫过老人的背影,掠过卫生间的洗妆镜,镜子里的一丝红光再次吸引了她,她悄悄挪动了两步,这次她看清楚了同时她的嘴也张到了最大,她赶紧用手捂住自己的嘴怕自己叫出声来,她看到自己最喜欢的红色蕾丝内裤此刻正套在他的肉根上用他的右手上下的套弄着,他的左手拿着自己昨晚换下的内裤的下部贴在他的鼻子上痴迷的嗅着?变态,他居然是个变态!

  枉费自己平时对他们这么好!她一下想起自己平时洗好的内衣习惯凉在卫生间里,怪不得一年里自己在换内衣时经常看到内裤底部有发黄的污渍,还以为是洗衣机洗得不干净呢。想着自己穿着经他玷污过的内衣心里泛起一股强烈的恶心感。幸好自己有个习惯就是每回方便后会夹一个护垫,那样就不会和那个地方直接接触了!就在这时他飞快的打开洗妆桌的抽屉,拿出自己用的护垫,他怎么知道护垫放在这里?然后快速打开包装,他这是要干什么?他拿开自己的红色蕾丝内裤,将他的肉根抵在护垫上瞬间一股股精液喷洒在上面,护垫的质量不错不一会就把他的精液吸收了!她的脑袋嗡一下就大了,因为她今年做过两次引流手术,她一直疑问这件事,因为她和她老公每回爱爱时都有措施,而且这两次都是宫外孕,难道是、、、、、?她不敢再往下想了!

  自此以后她的太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一个月后他的老伴脑血管病二次复发离开了人世。传说人死后,肉体虽没有生命了,但是有少部分人(例如冤死或者生前始终有件事情没有办成)的脑电波会在三维的世界里继续存在一段时间,如果脑电波特别强烈的话,它甚至能控制三维世界里的人,更甚者能借肉体模仿它生前的动作、说话的声音等等,这就是传说中的鬼撞人。老太太生前一直有个愿望没有实现,就是一生没有给老伴生个一男半女,但是老伴从没有半句怨言,这就更使她觉得亏欠他太多了!所以在她死后她的脑电波异常强盛!

  老伴一生是个很守本分的人,但是在自己发病后,很多原因使老伴不得不接手了自己的工作,这段时间她曾留意老伴时常会盯着自己一个刚刚结婚不久的漂亮女业主看,以前他从来没有这样过,当时一股莫名的醋意涌上心头,她也曾仔细打量过她,的确,她的样貌身材不可以说是千里挑一!虽然自己已经上了年纪,但是女人们有个通病:就是永远嫉妒比自己漂亮的女人!她生前一直有这么一个想法:如果她被自己老伴给做了,那样自己就和她平等了!

  这个想法一直伴她到死。在她死后,她很迷茫,她还能看到听到这个空间的世界,但是无论自己说什么,老板却是一点也感觉不到,她发觉漂亮女业主伊娜对自己老伴居然变得耀武喝六的了?她不知什么原因,她也不想知道,她很气愤!她不容许她这样对待自己老伴,她试图用脑电波控制伊娜,但试过多次均没成功!她能感觉到伊娜的意志力太强了,自己竟完全不能把自己的脑电波切换进她的脑电波里!但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她更多次的尝试下,她在一次伊娜进去深睡眠的梦里,竟意外切换掉了她的脑电波,使她高兴不已!

  她发现自己已经完全能操控她的身体、语言等等!使她更高兴的是脑电波的频率一旦有了第一次的接轨,以后无论什么时刻都能轻易切换!

  叮铃,门铃声响起,伊娜打开了门,伊娜用一种很不屑的眼光扫了老人一眼,没有和他说半个字便头也不回的去了自己的卧室,并且狠狠的把房门甩上,留下她再也熟悉不过的身影打扫着地板上乱七八糟的垃圾!看到老伴现在的样子她真的很心痛,她没有再犹豫也进入了卧室,老头打扫了一会就听卧室里啊的一声,他走近卧室问怎么了,屋里没有回音,他敲了几下门也没有回声,他知道屋里一定发生了什么事,于是他大着胆子扭动了门把手,咔嚓一声门开了,首先他就看到了地上躺着一个人,正是这栋房子里漂亮女主人,她似乎晕过去了,他看到了地板上被她踩滑的香蕉皮,噢,他明白了,他急忙走近搭了下她的鼻息,还好她应该是暂时晕厥了,他本想打电话叫医生来的,但这么近距离的再次看到她秀美白皙的面容,更加要命的的是,在她倒地后稀松的粉纱睡裙没有保护好她主人身体,他看到了她的那对傲人的酥胸后,他改变了主意,没有来得急去清洗他有些发黑脏手,便颤抖的慢慢靠近最后轻按在她的酥胸上,看得出他是第一碰到这种事情,他整个身体都有些发抖,他怕她会醒来,于是使劲摇了几下她的身体。

  在看到没有任何反应后他放下心来,大着胆子扳开了她睡裙的扣子,这是他一生中第一次看到身材这么好、皮肤这么白、而且如此漂亮年轻女人的身体,这一刻他没有犹豫,近乎疯狂的扑向了她,此时他还不敢相信多少次魂牵梦绕的美人此刻正在自己身下,她身上每一寸肌肤都将留下自己唾液,他陶醉在她身体发出的体香里,他找不到她乳罩的扣子,因为他们的年代没有这些装备,他顺势向上一推,她本就弹性极好的乳房再加上他的一番揉抚,在脱离乳罩束缚的那一刻,前后弹跳好几下差点打到他的脸上,他急忙握住一只,另一只则是将它含入嘴里吸咬,身下的美人有了反应,脸上已有些潮红,嘴里嗯嗯的哼出了声,他本想能看看她的身子就可以了,但事情发展到这,在看到她还是没有要醒的迹象后,他有种冲动,有种得到她身体的冲动即使她会醒来,于是他扯下了她身上最后一道防线,他很熟悉这条红色丝制蕾丝小内裤,他觉得它很漂亮,他曾无数次幻想它被它主人穿在身上的样子。

  在那间卫生间里他用它打了很多次的飞机,伊娜也非常喜欢这条内衣,也是她平时使用频率最高的一条,内裤被扯下了,上面护垫上很明显有一条水痕,他迅速脱掉自己下身的衣物,说实话他的阳根很一般属于中等偏小型的,和她老公阿东的差不多,但硬度还算不错,他抬起她两条修长纤细的美腿,他发现她的蜜穴居然还是粉嫩粉嫩的!他急忙把她的双腿向两侧劈开,把自己的阳根抵在她的蜜洞口,他怕自己会象许多电视里演得那样,漂亮的女主角演到这都能化险为夷,自己的角色只有挨打或者入狱喽,所以他分秒没有停,只要能得到她就算坐几年牢也再所不惜!阳根虽然已抵在她的洞口但连续的几次插顶却始终没能进入洞中?

  他很着急,于是赶紧用他右手中指去试探一下,他感觉她的蜜洞口已经非常湿了,他的阳根虽十分普通,他的中指却是十分粗长,也许常年干得都是体力活他的手关节处明显粗了一圈,当他整根手指一下插入她蜜穴后,她竟哎呀了一声,吓的他魂都飞走了,好在她并没有醒!他又狠力抠挖了几下,便再次欲挺枪入门,原来是他的枪虽小但是太坚挺的原因!这一次他用他的一只手扶着枪,很轻松便入得蜜穴中去,感觉就是不一样!粉红的嫩肉紧紧的把他的这杆老枪包住,他仿佛又再次回到了年轻时,此时好似自己的新婚之夜,只是现在自己身下的小娇妻比自己当年的娇妻漂亮不止数倍,让他难以置信的是她的蜜穴怎么会如此的紧,当年自己得到自己老婆的第一次时,也没有现在这种感觉,她蜜穴里的嫩肉紧密的把自己这杆老枪包住,而且里面就像是个熔洞,他才刚刚抽插了几下就有种强烈喷射的感觉?

  也许是他太过激动了,因为身下的这个漂亮小佳人伊娜是他人生中的第二个女人!所以他的身体始终在剧烈的颤抖着。然后他抽插在不到二分钟时便内射了,积攒多日的精华全部灌输进她的身体里。也许是他的年纪大了,暴射后他便趴在伊娜的身上,五分钟后才缓过神来,一时冲动恢复理智后,他惊出一身冷汗,幸运她还处于昏迷中,他慢慢收缩变小阴茎被生生挤出她的蜜洞外,令人奇的是暴射入如此多的精液在阴茎被挤出的一瞬却是半滴也没流出!他开始有些后悔自己一时冲动强行占有了她身体!

  他赶紧替她穿好了衣服,浑身还在颤抖着,看到她还在昏睡中他心中才稍稍放下来,很利索的收拾好屋子里的垃圾关好门出了屋。半小时后伊娜醒了过来,发现这里并不是自己的家,她明白过来自己这是在医院里,一名医生正在为自己做着检查,伊娜的大脑急速旋转着,那个色老头在自己家里打扫卫生,自己在卧室里收拾晾干的衣服,折叠好后自己想要把它放到衣柜里,刚刚走了两步就觉脚下一滑,身体失去了重心头向后仰去,还记得当时自己大叫呀的一声,然后头磕到了什么东西上,自己就失去了知觉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伊娜四下里寻找,她很失望自己的老公这时不在这里,整个房间里没有一个自己熟悉的身影,一向坚强的她此时也开始有些迷茫!多数女人在遇事后都会想有男人陪在自己身边,有个靠山,有个强壮的肩膀能让自己靠一下!

  伊娜轻声问身边正在给自己做最后护理的小护士:“是谁把自己送到医院里来的?”小护士确实是个美人胚子但一看就没有心机的人,无聊的工作,一时有人和自己说话,一下来了精神,是个老头送你来的,你不知道当时场面太震撼了,他是抱着你进医院的,他应该是一路抱着你来的,因为他满脸都是汗,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自你们进了医院大门后,回头率百分之二百啊,老头看到很多人都看向你,不是,是很多男人都睁大了眼睛看向你的下面,你当时处于昏迷状态你不知道,你现在身上穿的这件睡裙有些短了,他抱着你时你的两条大腿都全裸在外,就连你下面穿得有些过分性感的红色小内衣也全部暴露在空气里,伊娜低头看了眼,呀,自己还穿着平时只有自己在家时才穿的短睡裙,她的脸腾一下就红了心想自己这回了糗大了!

  小护士此时有些口不遮拦,幸亏这个病房里没有其他病人,老头非常气愤的向人群吼道看什么看,这时老头走到一面墙边,使你上身靠在墙上,慢慢把你放下,谁知你一点知觉都没有,脚点在地上一点也使不上力,你的身体突然就瘫软倒向地面,老头赶紧两手向后一探抱在你的两个屁股上,然后使劲向上托了两下,然后他用他的下身死死的把你抵在墙上不让你的身体瘫下来,然后把你的两条胳膊放在他的肩膀后,把你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然后抱起你的两条腿径直向我们科室走来,这样你就不会走光了,这一幕在场的人都看呆了,我们都好感动!这老头人真好!最可气的是有几个年青人竟然起哄,说老头用下身把你抵在墙上时,说、、、说到此小护士竟有些羞涩,小脸也泛起红韵?在伊娜的追问下小护士只好接着往下说,只是她的脸更加红润了!他们说老头在把你抵在墙上时,看到老头的裤子支起了帐篷,还说他下身在抵在你身上时,看到你的短裙被他顶的深深的凹进去了。伊娜在听到这时俏脸也不禁红润起来,心想这个人会是谁呢?

  小护士此时说话已没有刚才那样的精神,声音明显小了好多,小脸更加红润了甚至连她的脖颈都泛红了,接着说道,更加让人气愤的是,居然有好多人说,当老头抱起你的两条腿再次向前走时,居然说你一直在嗯嗯、啊啊、、、的呻吟轻叫?

  更有几个好事的小痞低腰探头窥视你的的裙底,说看到他的老鸟顶起的帐篷正好顶到你的那里,更有夸张的说他的老鸟隔着两层布料居然插进你的身体里了,说不然你不会叫出声来,他们说得有板有眼,说你的性感内衣都湿了,起始我也不信他们说的,但当他把你放在检查台上时,我也看到他的下面确实鼓起来了,当时看到你的脸真的是非常的红润,在给你检查时我也留意到,你的内衣下真的湿了好大一片!这时我开始有些相信他们说的了!起初我以为老头肯定是你的亲人,不然他怎么会如此的护着你呢?

【完】